" />

政府采購理論探索-政府采購信息網

監管文件這么多,我們該往哪里走?

作者:張敬石 發布于:2018-01-31 08:24:06 來源:PPP知乎

  一、監管文件這么多,到底說的啥


  近期金融監管政策頻繁出臺,內容主要集中在:去通道、降杠桿、破剛兌、防風險四個方面。


  1、《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》(征求意見稿),別名資管新規。核心內容就是:去嵌套,管住影子銀行、打破剛兌,限制期限錯配。


  以往銀行滾動發行剛性兌付的三個月、一年期限的理財資金組建資金池,對接長期限、較高利率資產。未來,該政策限制了資金池的運用,資管產品風險要通過披露凈值方式及時體現,銀行理財資金和資產端的期限、風險和收益要一一對應。過去藏在表外理財的風險要拿到陽光下被監督,對于老百姓來說可能銀行理財產品不再是零風險,對于銀行來說超額收益留存一定會減少。


  2、《中國銀監會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》,別名55號文。對銀行的信托資產投放進行穿透。


  過去,盡管銀監禁止銀行給房地產企業在調控城市拿地融資和投向“兩高一剩”,但銀行還是悄悄把資金通過信托流向了地產。未來,政策告訴你不該做的事情就不要再做了,至少以后信托通道基本不能作掩護了。根據目前監管的步伐,其他的馬甲研究出來也會很快成為下一個監管政策內容


  3、《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》:打擊一切通過委貸模式的資本金投資、明股實債。


  曾經,委貸作為一種工具,掩護了銀行資金通過各種SPV發放委貸為地方平臺資本金融資,為房地產企業拿地融資等。銀行在委貸中本應發揮的是中介作用,但如果過度發揮,把委貸衍生出加杠桿的功能,家長豈能坐視不管!


  4、《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》(征求意見稿):把表外的資產趕到表內,再要求表內負債和資產的流動性和安全性相互匹配,完美!


  5、《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》:同樣是為加強商業銀行抗風險能力,不至于被某些小范圍的客戶拖累。


  伴隨打破剛兌,部分地產、平臺企業的融資通道進一步縮窄,不確定2018年誰最先扛不住。萬一有局部風險爆發,加強銀行體系穩健經營能力,是對抗金融風險突發性、傳染性、危害性的基石。


  6、《關于進一步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》,別名2018年4號文,上周大周六晚上發出來的(向監管同志們致敬)!!徹底粉碎了金融機構研究新馬甲、新通道、繼續搞舊營生的小動機。明確規定新老劃斷的節點是2017年5月1日,銀行不僅要老實按照監管改,而且如果慢了也不行、不主動作為也不行。


  總體看,家長對孩子要求進一步提高:以前是告訴孩子哪錯了,改哪;現在需要孩子自己領悟監管意思,主動改,痛定思痛地改。


  二、為何監管這么嚴厲?不破不立!


  這個嚴厲,一是站在金融機構的角度上,主觀感受很嚴厲:這些年正在做、擅長做的事情一下子被批評和叫停了,感覺到很痛苦;


  二是站在監管的角度,留給改革的時間窗口真的不寬裕了。


  “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的天職,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。”那么監管的目的就是:把金融機構從資金空轉、推升資產泡沫等錯誤軌道糾正到服務實體經濟的康莊大道上。


  站在宏觀角度上,本來監管希望在政策支持下,金融機構能夠自覺發揮資源配置功能、支持朝陽企業,促進經濟轉型;結果發現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都推出一兩年了,金融機構還是主要停留在平臺、地產業務上。


  但這并不能完全責怪金融機構轉型慢:商業銀行多投向房地產、政府平臺以及重資產行業恰好是過去經濟模式局限下的必然選擇;地產漲價增加政府賣地收入、政府依靠土地財政支持基礎設施建設、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部分支撐房價繼續漲價…….金融機構在這個鏈條里提供資金,加速和強化三者的循環運轉…..


  正是地產、政府、基建三者之間相互強化、促進關系,一方面各自成長很大,成為容納商行資金的大戶;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也貢獻了中國改革開放前30年高速經濟發展。


  但是這種循環關系終將遭遇瓶頸,轉了幾十年后也有轉不動的一天:房地產2013年已經進入去庫存階段;全國鐵公基等大的基建項目也幾近尾聲;地方政府為完成基建通過城投等平臺方式舉債已經債務累累。


  舊鏈條的堅固必須通過強監管打破。當這個三角關系已經完成歷史使命時,必須要把資源從這舊模式中解放出來,但又不能等到完全不轉、崩盤的那一天才醒悟,所以趁現在,一切還來得及………


  三、未來銀行業務還要創新么?


  正如銀監會上周六答記者問中所說:“金融創新是提升銀行業競爭力的重要推動力,也是提升防風險能力的必經之路。”


  “鼓勵銀行業發展那些有利于促進實體經濟發展、有利于防范化解風險、有利于維護金融安全穩定的創新業務。”


  金融當然需要創新,而且要通過金融創新來支持經濟轉型;金融創新并不是過快,而是相對經濟轉型的需求來說調整過慢。之所以市場機構感覺嚴監管在打擊金融創新,是因為金融創新的方式和方向發生了本質的變化,金融創新由復雜產品結構創新、規避監管的創新,轉向資產投向領域的創新、形成各自特色業務的創新。那么,銀行未來業務創新方向哪里找呢?


  其實在監管政策限制的同時,未來重點發展、鼓勵的方向早就送出。預判2018年、甚至今后幾年的業務創新方向,不能錯過2017年四次重要會議:全國金融工作會議[1](2017/7/14-15)、中央政治局會議[2](2017/7/24)、十九大[3](2017/10/18)、中央經濟工作會議[4](2017/12/18-20)。其中,十九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今后的指引作用更為重要。結合會議政策內容和銀行的優勢,未來至少可在以下領域探索機會:


  (一)區域布局:


  一是城市群發展的機會:“京津冀”協同發展、“長江經濟帶”綠色發展。


  海外有美國五大湖城市群(芝加哥、底特律、多倫多等)、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(東京、京都、神戶、大阪)等,國內有長三角、珠三角,城市群在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經驗已經被證實。下一步最有可能成長起來的就是依托超級城市北京的“京津冀”,以及伴隨武漢、合肥等城市崛起而即將形成的“長江經濟帶”。


  二是全面開放格局下的國際化機會:“一帶一路”戰略。


  “一帶一路”既是我國主動迎接國際化的戰略,又是促進國內產業輸出并深度參與國際市場的重要途徑。比如,想要周邊國家也能像中國人民這樣有車開、有高鐵坐、有4G手機用,就需要先修公路、建鐵路、建基站等,于是開放戰略下對產業的影響和帶動就產生了……


  (二)產業布局:


  一是經濟新動能方面:“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,推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,”在中高端消費、綠色低碳、共享經濟、現代供應鏈、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。


  近些年,互聯網+乘火打劫已經顛覆了很多行業;從銀行的角度看,自身也在感受著互聯網對存款、個貸的沖擊。但從行動上看,商業銀行雷聲大,雨點小,在代表經濟新動能方面的資產甚少,主動了解、支持和擁抱新興產業的發展是應有的應對方式。


  二是基礎設施領域方面,“加強水利、鐵路、公路、水運、航空、管道、電網、信息、物流等基礎網絡建設”。


  雖然國內鐵公基的新增建設可能所剩不多,但提高基礎設施效率的市場化運營改革才剛剛開始;此外,伴隨新技術帶來的信息、物流基礎設施還有很大建設和發展空間。未來商業銀行依然可以在“擅長”的基礎設施領域發揮所長,但判斷的依據應該是項目本身市場化運作的效益,而不是看“爹”給錢。


  三是房地產方面,住房租賃市場大有可為。


  發展住房租賃市場不僅是增強房子“居住屬性”的重要手段,而且事關人民的安居樂業;從經濟的角度看,住房又是穿越長周期收益率最高的資產之一;尤其是在我國由城鎮化進入城市化階段,部分城市流動人口持續增長,租賃需求遠遠沒有得到滿足。


  總之,經濟轉型方向決定了銀行業務的創新方向:銀行必須逐漸具備信用風險識別和定價能力,必須通過提升金融自身的效率進而促進經濟動能轉換,然后才能真正分享經濟轉型成功的紅利。


  文中涉及的會議鏈接:
  [1] http://www.gov.cn/xinwen/2017-07/15/content_5210774.html
  [2] http://cpc.people.com.cn/n/2012/1119/c352110-19621695.html
  [3] 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politics/19cpcnc/2017-10/27/c_1121867529.htm
  [4] 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roll/2017-12-20/doc-ifypxmsq8593510.shtml

本網擁有此文版權,若需轉載或復制,請注明來源于政府采購信息網,標注作者,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。否則,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網友評論
  • 驗證碼:
 
     
2019透码